蘭初

与其逃不出这生厌冷落分开命运
为何一往情深

© 蘭初

Powered by LOFTER

几度春又来

几度春又来

(刀锋X神意)

01

水月从浩气盟指挥的位置退下来那天浩气盟很热闹,一大帮人吵吵嚷嚷兼哭天抹泪地给他践行。避开了人群,刀锋把水月送到门口,一言不发地看着他默默打点好行囊坐上马车。等车夫来的时候水月忍不住又跳下马车,对刀锋说道:“刀哥,我是放不下浩气盟的,有机会——”

“我知道,”刀锋点点头,“有机会回来看看就行。没事,有我呢。”

马车辚辚地驶走的时候,刀锋望了一眼身后暮色下的落雁城,心想,这是他送走的第几任指挥了。

 

02

神意刚认识刀锋的时候刀锋还是叫血色刀锋的小天策,不是如今的如醉方休。那时候他还是个年少轻狂的风云人物,意气风发挥斥方遒,在浩气盟跺一跺脚恶人谷也要抖三抖。那时候谁人不知念破乱不乱神总说了算,那时候年轻气盛的神意眼里心里都是怎么打压和他对着干的玉面阎罗,那时候他的一曲独奏称霸浩气盟。

那时候他野心勃勃,觉得只要他想要没有什么是得不到的。不管是人,还是地盘。

 

03

刀锋生在浩气盟长在浩气盟。他还没搅合到阵营间你死我活的争斗的时候就知道神意和他的一曲的大名,不管他到底是当网管还是卖泡面,浩恶双方都得尊称他一声神总,他要打谁,谁就得死。这他妈才是牛逼的人生,刀锋到现在也一直这么觉得。

他确实为此而努力。他的精英也渐渐发展壮大了,神意偶尔见到他提到他也带了些赏识。我也会成为和神意比肩的大帮帮主的,那时候刀锋只是这样单纯地觉得。

 

04

玉面阎罗投奔恶人谷的消息于神意不啻一道惊雷,心里有点百味杂陈,有喜有悲。

喜的是玉面阎罗终于屈服了,承认不敌他神意,宁愿投奔敌对的恶人谷;悲的是一直以来已经习惯了追杀他的日常,突然变得很难相见,他倒觉察出了一丝索然无趣和淡淡的想念。

他神意是什么人?想做便做了。第二天他就分出人手追去恶人谷擒拿玉面阎罗,有机会搅一搅恶人谷的水插一脚进去就更好了。

至于浩气盟这边人手不足的问题……好像那个刀锋很不错,有前途,把他发展成同盟应该是个好主意。虽然没见过几次,他流露出的仰慕和尊敬是做不来假的,应该可以一用。神意这么想着。

 

05

刀锋接到邀请和神意结成联盟的时候心情说不激动是不可能的。神意待同盟不错,刀锋带领的精英发展的很快。可是长期接触之后刀锋很快发现神意的重心几乎全在恶人谷,那个玉面阎罗几乎比整个浩气盟还受神意重视,刀锋不禁有些淡淡的不快。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情况并没有好转。神意还是三天两头不着浩气盟,这边几乎都是他刀锋一个人在管。尤其是恶人谷的指挥惜欢的名字开始和玉面阎罗一起在各种传闻里出现之后,神意每天时时刻刻都像是狂暴状态。

他刀锋已经和神意比肩了。而神意这个人,也不是他当初认识的神意了。

 

06

以前神意觉得他最讨厌的人是玉面阎罗。玉面阎罗去了恶人谷以后,他觉得这个人要换成惜欢。

因为惜欢不仅跟玉面阎罗走得很近,他还是恶人谷指挥。

为此他天天追杀惜欢,攻防的时候开惜欢帮战。可是恶人谷也不是吃素的,他能派到恶人谷的人手又太少,看浩气盟这边局势平静,一合计他打算追到恶人谷去追杀惜欢和玉面阎罗。

几个亲信手下劝他不要去,更有人提出刀锋野心勃勃,留他一个人在浩气指不定要搞出什么幺蛾子。

对此神意不屑一顾:“放心啦,刀锋那小子我知道。”

 

07

神意去了恶人谷。去追杀他家玉儿和惜欢去了。

刀锋反倒觉得有点如释重负,没了神意,浩气盟就是他说了算了。一曲剩下的人?他还没放在眼里。这么久的时间,该做的手脚他都做了。

也就是神意太放心,看不出来。其实一曲就有很多人心知肚明,敢怒不敢言而已。

他不是没给过神意机会,是神意自己作死。

不知道等敬爱的神总从恶人谷回来发现浩气盟换了江山,心里会怎么想?

 

08

在恶人谷的神意不再呼风唤雨,过的日子有点艰难。他不想让玉面阎罗和惜欢舒心,没想到不舒心的倒是自己。恶人谷人人都拿他当敌人,可以说是举步维艰,亲自体会了这些神意多少也有些明白他以前想一统两大阵营的想法多么荒谬。浩气盟呼风唤雨这么些年,他终于在恶人谷感到了一丝疲惫。

恶人谷和浩气盟两边消息来往不便,除了像是在恶人的神意和浩气的一曲之间这种通信,大多情报都攥在恶人谷高层手里。这天玉面阎罗破天荒来找他,委婉地向他传达了一曲目前处境不好精英上位的消息。

“我懂的,阎罗。”在恶人谷想通了很多的神意显得很平静,“我明天就回浩气盟。我的人都会跟我回去。”

09

从此刀锋倒像是以前的神意,独揽浩气盟大权。不过有神意前车之鉴在前,刀锋再没有放过权,再没有打过恶人谷的主意。神意的变化他能觉察,他心底却有点希望神意还是以前的神意,宁可他回浩气盟带着一曲跟他不死不休。

可是神意没有。

刀锋只能每次接过恶人谷的线报的时候,把惜欢和玉面阎罗的名字看了一遍,再看一遍,再看一遍。他们之间发生的事,他以前搅合不进去,以后也不会有机会再踏足,他只知道他曾经仰慕的那个偶像大约已经消失了。

 

10

最后一丝余晖也消失在山头了。光线迅速暗淡,看到远处刀锋模糊的剪影神意读出了一点伤感。

“不用再看了,刀锋。”神意走过去拍拍刀锋的肩膀,“他们都会走。到最后,只剩咱们两个老家伙而已。”

“是啊。”刀锋回过头,真心实意地对神意笑了笑。

END.

(本文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评论(18)
热度(2)
2014-05-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