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初

与其逃不出这生厌冷落分开命运
为何一往情深

© 蘭初

Powered by LOFTER

相遇与告别(魔戒叶×霍比特叶无差,AL)

准确来说是霍比特之后的叶子和西渡之后的叶子。只是想看他们说说话而已_(:з」∠)_然后写着写着就AL了(喂

水仙可能雷。加AL就更可能雷了。但是好像也没写出什么太水仙的内容……吧……




莱戈拉斯追踪一小队半兽人几乎整整一天。

早些时候他和它们打了个照面,干掉几只之后它们落荒而逃。它们跑得很快,莱戈拉斯一时无法追上它们。现在暮色四合,就算是精灵的眼睛也看不到它们的影子。莱戈拉斯还没有感觉疲惫,但是他想他确实追不到这些可恶的半兽人了。

他重重地叹了一口气,烦躁地踢开了脚边的石子。他没有目的地,孤单地在森林和荒原上游荡,哪里有半兽人他就去哪。可是今天他追丢了,明天一早他又将无处可去。也许可以去最近的城镇打听一下哪里有半兽人。

莱戈拉斯解下箭囊,打算稍作休息,在树上过一夜。

此时他背后突然响起一个愉快的声音:“别担心,明天我会帮你找到这些半兽人的。”

莱戈拉斯猛地转身反手拔出背后的双刀。这不寻常,他根本没有听到任何动静。他警惕地看向声音的源头,然后他惊呼一声。

“这不可能!你是谁!”

不速之客一脸无辜地摊开双手。“瑟兰迪尔之子,莱戈拉斯,如果你一定要问的话。”

 

夜幕降临之后他们在隐蔽处生起一堆火,莱戈拉斯望着宣称自己是西渡后返回中土的另一个莱戈拉斯惬意地躺在地上伸展肢体,一副想要休息了的样子,忍不住出声问道:“难道去了维林诺的精灵,更容易感到疲倦吗?如果是那样的话,我宁可永远都不去那里。”

另一个莱戈拉斯微笑了一下,在火光的映衬下那个笑容显得有些古怪:“不,我想不是,这只是我的习惯。也许是因为我适应了和其他种族呆在一起的生活方式。”

“那你一定和他们一起生活了非常久。”莱戈拉斯评论道。

“我就是未来的你。”另一个莱戈拉斯善意地指出。

“可是我对你一无所知,你又什么都不肯告诉我。”莱戈拉斯烦躁地说,拿起一根树枝捅了捅火堆让它燃烧得更旺一些。“你不能告诉我任何确切的未来会发生的事情,那你从维林诺回来做什么呢?帮我追上几个半兽人?”

 

莱戈拉斯望着曾经的自己,好像在看着一面镜子,然而镜子里的人迷茫又不解,稍微带点愤怒和不耐烦,如此相似又如此陌生。他曾经以为这个时候的自己需要帮助,所以他回来这里;然而他突然发现自己也许并不那么了解以前的自己,对面这个有时显得迷茫而孤独的小精灵并不需要他人的帮助——尤其是来路不明的“自己”的帮助。

大概从来没什么人有过跟过去的自己面对面交流的机会,他想。

他能记得过去发生的事情,却不能还原过去的心情。他决定离开维林诺回到中土并前往过去给予自己一些指引的时候,从来没有想过曾经的自己并不愿意接受指引。他不知道此时此刻对面和自己分享同一个命运的莱戈拉斯是怎么想的,也许某种意义上他们可以算作是两个人。

莱戈拉斯叹了口气,对自己妥协:“我从维林诺回来,只是因为我记得这个时候的我自己十分孤独,想要有人陪伴。”

另一个莱戈拉斯的眼神有些动摇:“这个倒确实有一点……”

莱戈拉斯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我想,我是一个好旅伴。”

 

莱戈拉斯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发现另一个莱戈拉斯已经穿戴整齐全副武装,背对着他眺望远处。听到声音,他便回过头来说:“快来,我带你去追半兽人。我抓到他们的尾巴了。”

清晨阳光的照耀下,另一个莱戈拉斯显得格外的自信而有气度,使他莫名其妙地想起密林的国王。他从来不觉得他们父子很相像,但是这一个未来的自己确实比自己多出微妙的一些什么。他知道这一定意味着一些将来会发生的事情,然而他不想问。

另一个莱戈拉斯在追踪半兽人的踪迹这方面确实更胜自己一筹,让他大开眼界。等到那群溃逃的半兽人暴露在射程之内的时候莱戈拉斯向着另一个莱戈拉斯歪了一下头:“比赛?”

另一个莱戈拉斯只是迅速地抽出了一支箭。

这场战力悬殊的战斗毫无悬念,莱戈拉斯感到痛快淋漓一扫多日烦闷。然而眼看着自己要输,他又感觉到有点挫败。输给自己什么的真是一种怪异的体验,他想。

可是克服重重困难回到过去,怎么可能只是为了陪他杀半兽人玩?一定有什么目前的自己需要指引的事情,对将来的自己意义重大。突然他灵光一闪。

“我说,”在战斗的间隙他大声地喊另一个莱戈拉斯,依然不能顺利地喊出自己的名字,“你回来找我,是为了带我找到我正在找的北方游侠,阿拉松之子吗?”

 

莱戈拉斯砍下最后一个半兽人的头颅。“是的。”他听到自己这么回答道。

他默默收起弓箭,放任往事纷至沓来。

他看见另一个莱戈拉斯欢快地回收着箭矢,一扫初见时些许的烦躁苦闷。这个莱戈拉斯什么都不知道,他不能告诉他任何事。他提醒自己他要谨慎小心,以免改变自己身处的那个未来。在内心深处他知道他只是想要确保曾经的相遇——尽管它发生与否似乎产生的结果并无不同,但是莱戈拉斯想道,那至少对自己,是绝对不同的。

他会和过去的自己一路同行,然后在相遇之前作别。

另一个莱戈拉斯已经收拾妥当,正期待地看着他。

“走吧,莱戈拉斯。我们出发。”

Fin.


评论(5)
热度(8)
2015-06-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