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初

与其逃不出这生厌冷落分开命运
为何一往情深

© 蘭初

Powered by LOFTER

【一入红尘误系列】[周江]永生

    2013.8.14

    九天之上的轮回池是所有灵魂往生之地。

    掌管轮回池的是威名赫赫的周泽楷周仙帝,尽管他神通广大无所不能,面容姣好俊美无俦,在天界依然是无人敢接近的存在。

    因为他实在过于沉默,想要跟他交谈的人说出的话都仿佛是投入他身后轮回池的灵魂,波澜不惊,只能见到反射回的倒影。

    他给人的印象永远都是端坐在金光粼粼的池边,一如轮回池上空千年不变的瑰丽烟云。

    旁人所不知道的是,周泽楷从有记忆起就从来没有离开过轮回池。

    他不知道他从哪里来,但是他知道他命定守护这片连接此生与彼岸的水域。他天生就知道该怎么做,所以就一直沉默地做着。他每天都搅动着池水驱赶着到时间的灵魂去往生,也时不时地捞起误入池水的灵魂送回原来的地方,他不知道如果他停下这工作会怎么样,但是他觉得那一定是很不好很可怕的事情,因为每当他搅动那一池望不见底的淡金色池水,他充满灵力的手上都在感到受力量压迫而产生的战栗。好像在抚摸一只蛰伏的猛兽。 

    然而池水其实跟他很亲近,他能感觉得到。池水总是温和地同他嬉戏,从来也不曾将它使用在那些灵魂身上的力量用在它身上。池水,似乎就是他在天界这人迹罕至的一隅唯一的熟人,只是不会说话罢了。

    可是,他有时候,也想要一个同他说话的人。他也希望能有声音来打破千年的沉寂,不过最终他也只是一个人沉默着罢了。

    

    尽管独自一人太久,久到时常有着丧失听力和发声能力的错觉,周泽楷依然肯定他并不是听到池水的声音而是看到池水的言语。那只是很普通的一天,他如往常一样安静地搅动着池水,却“看”到了池水催促他离开轮回池走一走。他有点茫然,但还是照做了。为了避免惊动其他几位仙帝,他把自己伪装成普通仙君,人生第一次离开了轮回池。

    轮回池外的天界不如轮回池那样壮阔美丽,但胜在新奇,周泽楷饶有兴致地逛了一阵又用沉默的省略号令几个搭讪的仙君却步之后,他走进了一片花海。

    轮回池里并不生长任何动植物,所以头一次见到如此绚丽景象的周泽楷有些目眩神迷。他着迷地看着眼前各色的娇嫩花朵,忍不住伸出手去攀折了离他最近的一朵黄色郁金香。

    “喂喂喂。”突然耳边有声音响起,几乎把周泽楷吓了一跳。他转头看到一个少年模样的仙君手里捧着一只坛子,温和地对他笑道:“你不知道这里的花是不能采的吗?”

    周泽楷呆呆地看着他摇了摇头。

    “这里呢,是专门培育的贡品,所以不能采。我在这里就是看管这个的。你要是想要花别的地方有很多呀,比如……”说着他把手伸进坛子里摸索了一阵,奇迹般地掏出了一朵黄色郁金香。“这个送给你。”

    周泽楷把花放在鼻子底下嗅了嗅,露出个开心的表情。

    “很好看是吧。”少年笑眯眯地看着他。

    

    两人默默地坐了一会儿,少年开口问他道:“以前在附近没见过你,你是哪里的呢?”

    “……水池。”好一会,周泽楷才简单地回答了一句。天界水池没有一千也有八百,然而少年仿佛对于这个语焉不详的答案就很满足似的,也不再问。

    尽管只是沉默地坐着,两个人却没有感觉到尴尬,就好像他们认识了很久,就好像他们本该如此。

    到了离开的时候,他们两个各自朝两个方向走去。走出了一段路后已经离得很远的少年突然冲着他喊道:“我叫江波涛,你呢?”

    周泽楷停下脚步看着他的方向,小声回答道:“……周泽楷。”

    尽管已经是不可能被听到的距离。

    

    后来两个人常常在花海相遇。即使什么也不做,周泽楷常常也能消磨一整天。直到有一天轮回池的灵魂突然猛增,必须时刻搅动的池水使得周泽楷离不开轮回池。他有点苦恼,终于他抽了个空跑去了花海。

    再见到他江波涛很欣喜,问他:“怎么这么久没来?”周泽楷拉住他的衣服让他跟他走,回答道:“……忙。”

    被他拽着的江波涛跟着他走近了轮回池。头一次到这里来的江波涛称奇于逐渐变得辉煌的景色,直到看到那一池金色脸色就变了:“这是……轮回池?”

    周泽楷点点头。他拽紧了江波涛的衣角,露出哀求的神色。“别走……”

    江波涛安慰地摸了摸他纤细的手指,斟酌着怎么说。“不是我不想留……而是……这个地方,待久了,我会有生命危险啊。”

    周泽楷疑惑地看着他。

    “我知道你感觉不出来……但是我的灵力已经在流失了……大概你体质特殊,所以才不被影响吧。你看,我不来这里,你也可以去找我不是?”

    周泽楷沉默了一阵。“我……忙。池水说……还要……很久很久……”

    “池水说……融合……就可以。”

    江波涛抬头看他。“池水告诉你,我和池水融合就能不被影响而留下来?”

    “……嗯。不想,离开你。”

    “告诉我怎么做。”

    

     遥远的大殿里,一只手握着笔在摊开的册子上画了两笔。

    “即日,江波涛仙君从天界仙君录除名,改录灵器录。”

    “这也太残忍了……”

    “但也未尝不是好事,现在大战开打了,小周一个人未必管得住轮回池啊。”

    “呸,让你去你愿意啊。”

    “他们两个愿意就完了呗。”

    END. 


评论
热度(5)
2013-0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