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初

与其逃不出这生厌冷落分开命运
为何一往情深

© 蘭初

Powered by LOFTER

【郑喻】 假意真心

自觉写的糟糕,扔上来以后有心情修吧……


G市的夏天总是很热,热得使人印象深刻。

郑轩印象最深的夏天则非第七赛季夏休期莫属。

那年蓝雨无缘总决赛,整个战队坐在一起看了百花对微草的直播。全程和以往任何一次一样充满着黄少天喋喋不休的点评和吐槽,以及郑轩的插科打诨。喻文州则默默地在本子上记录一些东西。

然后大家各自散了准备开始一个夏休期,郑轩以为这个蓝雨缺席总决赛的赛季就会这样平平淡淡地过去。然而当他第二天收拾好行李晃晃悠悠准备离开俱乐部去车站的时候,他被站在门口的喻文州叫住了。

“总算等到你了。”喻文州安安静静地说道,“有两句话想跟你说。”

郑轩满心疑惑,但还是点点头表示洗耳恭听。

“我觉得我很喜欢你。”

“如果你不反对的话……要不要试着交往看看?”

郑轩顿时觉得他压力有点大。

喻文州其实从各方面来说都是个优秀的人。智慧,冷静,礼貌,自制,温和,从来不会让人感到不舒服,虽然是个手残,但是对于他的水平其实大家也都是认同的。长得也不赖,基本上没有什么人不乐于跟他相处。

但是这不意味着就要跟他交往呀。

……何况,他还是男的。

郑轩表示,他此刻才意识到自己之前的人生竟然完全没考虑过交往对象的性别问题。

果然是游戏打得太多了吧。

郑轩深刻地反省着自己。

喻文州见他没有回答,依然笑着,还是他一贯的仿佛一切都在预料之中的表情:“没关系,你可以慢慢考虑。毕竟夏休期开始了,下个赛季才能再见,希望你到那时候能给我答复?那就这样……下个赛季见。”

郑轩觉得他有点死机,神思恍惚地离开了蓝雨。

这个漫长的夏天只是刚刚开始而已。

 

回家后郑轩的生活没有太大变化,他有点庆幸他不用马上面对“要不要和自己的队长谈恋爱”这种很像是超出一个游戏宅认知范围的问题。要说有什么事情是除了喻文州开始天天跟他不咸不淡聊点家常之外算得上新闻的……大概就是张佳乐的退役了。

对于这位当打之年却退役的苦逼大神,同为弹药师的郑轩还是比较了解的,因为心底里并没有把他当成要超越的对手之类的,郑轩还替他惋惜了一番。

但也仅此而已,没有其他了。他压根没想过别的人别的队的事情会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所以当百花与他接洽表达想挖人的意愿时,郑轩又一次被震惊了。

百花方面的负责人讲了一堆,他只能说:“容我考虑一下。”

其实他不太喜欢当核心这个想法。也许是觉得自己水平不够,也许是没有尝试过,也许是喻文州这个队长的榜样摆在眼前,总之当百花的负责人信誓旦旦地向他许诺更好的待遇核心的位置队长的职务时他反而有了一种畏惧感。但是这确实是一个千载难逢也许求之不得的机会。郑轩有点迷茫,他觉得自己需要找人聊聊。

尴尬的是他发现此时此刻似乎只有喻文州适合跟他聊聊这个话题。

跟家人聊他们也不了解,跟队友聊估计就是挽留,联盟里其他相熟的职业选手不多,想了想最靠谱的竟然是喻文州。

要是他们只是队长和队员就好了。现在又多了一层表白和被表白的关系莫名就微妙了起来,他怀着自暴自弃的心情戳开了喻文州的QQ。

他倒是不担心把这件事泄露出去什么的。战队方面自然有获得信息的渠道,想要挖人这种重要的事情队长总不至于不知道。

他只是觉得,这种时候说要转会总像是在逃避,说不转又像是同意。

简单地把百花的意思跟喻文州说了一下,然后他总结:“压力山大啊,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这种事情,要看你自己的意愿吧。”喻文州很快回复道,“在蓝雨,你是主力不是核心,现在是,将来也不太可能改变。去百花是核心,但是也要承担起整个战队的责任来。毕竟张佳乐走了百花目前已经没有能撑起队伍的人了。只能说付出越多收获越多吧。除了这些废话我也没什么别的建议,毕竟这是私人的选择。”

这些郑轩当然是明白的。他只是还不太能搞清自己更喜欢怎么样而已。

他问喻文州:“其实我也不太知道怎样更好,感觉都无所谓。你怎么想呢?”

“我的话……当然希望你能继续在蓝雨了。近嘛。”说完还添了一个微笑的表情。

郑轩感觉自己的心脏跳漏了一拍。

 

最后郑轩拒绝了百花的邀请。他知道他拒绝的也许是他的整个职业生涯最好的一次机会,与此同时又觉得好像松了一口气似的。他觉得自己年纪轻轻像个老人一样安于现状有点可笑,又情不自禁地觉得现状挺好没什么需要改变的。

甚至包括……和喻文州的关系。

事实上他从以前就不知道怎么应对他的队长,在他面前总会有一种使出浑身解数打出一拳最后打在棉花上的无力感,好像武林高手料敌机先看破了他的伎俩然后轻易化解。长此以来他基本上放弃了猜测或者把握喻文州想法的任何企图,因为实在是徒劳。

然而这次……这次也依然是徒劳。

他不知道这事是怎么发生的,也完全掌握不了接下来的走向,于是他决定就这样拖着得过且过好了。至少……他还有个表态的权利。

幸好喻文州从来都不是个强人所难的人。

 

新赛季开始前郑轩比战队要求的早一天回了蓝雨。收拾完东西之后他去了训练室,发现喻文州竟然在,戴着耳机做基础练习。他心情有点复杂地走过去拍了他的肩,等他摘下耳机后说道:“我拒绝了百花。”

喻文州微微仰着头看他,脸上渐渐露出不同于平日礼貌微笑的开心笑容,说:“我真的很高兴。”

一瞬间郑轩有一点百感交集,对队友和战队的留恋在这间熟悉的训练室里体会得格外深刻。其实他自己也说不好他做出留下的决定受了多少喻文州的影响,也并不知道这决定是对是错,但是此刻他感到了满足和愉悦,他随后就做了一件自认为冲动无比的事儿:他轻轻抱了一下喻文州。

放开手后他立刻就有点后悔,觉得以他们这种微妙的关系来说这么做好像不太合适。幸好喻文州没有让这尴尬持续下去,很快转换到了新赛季计划的话题,随即郑轩自己也把这件事抛到一边去了。

接下来的日子他们之间确实如郑轩所想,基本没有什么变化,除了聊天密切了些之外。一开始他也会纠结他们到底算是什么关系,时间久了就想管他呢,反正这样也没什么不好。

后来于锋转会百花的时候他回想了一下,觉得自己选择留在蓝雨并不后悔。他比较惊奇的是喻文州完全没有挽留的意思,当于锋提出来的时候很自然地点头同意了。他不禁想起了第七赛季结束的夏天。

“你怎么都没挽留于锋啊。”郑轩问喻文州道。

“因为没用。”

“所以你当初挽留我是因为……我可能被留住?”

喻文州隔了一会儿,才认认真真地回答道:“并不是每件事情只能有一个动机。”

其实他应该猜到的,郑轩想道。

但是他觉得挺好,挺开心,就这样继续下去……很好啊。

这就够了。

END.


评论
热度(19)
2013-08-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