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初

与其逃不出这生厌冷落分开命运
为何一往情深

© 蘭初

Powered by LOFTER

温柔摄取符文的方法

听说今天是晴人节?撒个糖心疼一下我自己和最近入院的基友们,都怪B站买了吃药机(冷漠脸

OOC算我的,刀片算大河内的,bug估计是有的

懒得排版了凑合看!

又一次进食符文之后晴人爬上床准备休息,看见艾尔艾尔弗还不准备睡的样子,穿着睡衣坐在书桌前读着计划书还是什么别的玩意儿。尽管灯光昏暗,艾尔艾尔弗脖颈和锁骨之间青青紫紫的痕迹还是看得清清楚楚,刚刚才咬下的伤口甚至还泛着未愈合的艳红。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感受,一定很痛吧,晴人这么想着,心里泛起无能为力的愧疚和郁闷。他烦躁地把被子扯过头顶蒙住脑袋,蜷缩着试图陷进柔软的枕头里。为什么要叫神附之体呢?这明明……就是残忍的诅咒……晴人想着想着,不知不觉就说出声了。

艾尔艾尔弗停下正在进行的工作,看了藏在被子里的晴人一眼。“你愿意的话叫它诅咒之体也随你。”说完他停顿了一下,很冷淡地说,“至少对我来讲,说valvrave是神明赐予的力量并不为过,符文只不过是一点值得献出的祭品。不明白你有什么好纠结的。”

晴人掀开了被子露出被枕头蹂躏得乱糟糟的脑袋:“虽然valvrave是很强大啦,没有valvrave根本保护不了大家……但是为什么驾驶valvrave一定要是神附之体,为什么神附之体一定要伤害他人……一定是有解决的办法的,我相信!如果我们找不出来,就去问valvrave的制作者!”一边说着,他一边坚定地握了一下拳头。

艾尔艾尔弗突然拉开椅子站了起来,走到床前直视着晴人。

“如果你是为给我造成的伤害感到抱歉的话,大可不必。”

晴人有些迷茫地望着艾尔艾尔弗冷酷透明的紫色瞳仁。

“你们需要我制定作战计划,我需要valvrave的力量向多尔西亚宣战,各取所需罢了。而这些,”他用手指轻轻抚摸了一下颈间的伤口,“不过是互相交换的一部分。希望和诅咒全都分一半,这话是你说的吧?”

不是这样的,晴人想,至少这件事不是这样的,然而他憋闷得说不出话。可能是晴人的眼神出卖了他,艾尔艾尔弗微微眯起眼睛斜了他一眼。

“幼稚鬼。”艾尔艾尔弗简短地评价道。

 

好不容易熬到艾尔艾尔弗不在的非训练时间,晴人千辛万苦打发走了要求他品尝新菜式的青梅竹马、拉着他品评自己新歌的学园爱抖露以及要和自己谈理想谈人生的学长,偷偷摸到了机库爬上一号机启动了机体。Pino几乎是立刻就扑到了屏幕最前面,高兴地喊着晴人。看到晴人欲言又止的样子,Pino急切地在屏幕里飞来飞去:“晴人是有什么烦恼吗?偷偷一个人来这里?”

被Pino一问,晴人觉得心里更加沉甸甸的,踌躇了好一阵才鼓起勇气问出口:“Pino,补充符文的方式除了吸血和……和那个,还有别的吗……?”

Pino听到晴人的问题,眨了眨眼睛想了想,不断用手指绕着头发:“Pino不知道啊,Pino只是觉得很饿,就、就凭本能那么做了……Pino怎么会知道还有什么别的方式可以补充符文呢……”

“这样啊。”晴人有点失望,不过这种情况他早有心理准备。或者说,是艾尔艾尔弗早就跟他分析了Pino的情况,让他做好心理准备。即便如此,亲耳听到Pino的回答,他还是觉得有点难以接受。

Pino还在屏幕里愉快地飞来飞去,乱七八糟地发出一些不知道是什么语言的声音,晴人怔怔地看着她,脑海里浮现出艾尔艾尔弗脖颈间的伤痕。Pino很快乐,既不需要操纵valvrave冲锋陷阵,也不需要伤害他人摄取符文;为什么是我呢,这件事情他久久都想不通。他不觉得这是对他的惩罚,但也暗自希望这一切从未发生。艾尔艾尔弗说这是获得力量的应有代价,晴人却从不这样想。

如果获得力量需要这种代价,力量也没什么意义。

但是没有其他的路可走。既然这样,最好由我一个人走下去吧。

 

夜晚时分,就寝熄灯时间已过,整个77模组都进入了节能模式,光线暗淡了下来。晴人想着白天和Pino的交流,久久无法入睡,抱着被子翻腾几个来回之后下铺传来艾尔艾尔弗冷冷的声音:“时缟晴人,赶快睡觉,不然明天训练加倍。”

晴人爬起来,探出头看向下面:“我吵到你了吗,艾尔艾尔弗?”

“没有。”艾尔艾尔弗背对着他,闷闷地说,“赶快睡觉,保持充沛的精力才能有更好的训练效……果……时缟晴人!”

晴人没等他说完,就从上铺翻下,轻巧地落在艾尔艾尔弗床上,身手灵活充分展示了这些日子的训练成效。没等艾尔艾尔弗提出任何反对意见,晴人迅速从背后抱住了艾尔艾尔弗,把头靠在他肩窝上蹭了蹭。

艾尔艾尔弗居然没有推开他,而是问道:“你又需要补充符文了?”

晴人摇了摇头,头发丝蹭得艾尔艾尔弗有点痒痒的:“没有,就是觉得这样睡觉比较舒服……”说完死死地搂住了艾尔艾尔弗的腰,把脸贴在他后颈上,闭上眼睛打了个哈欠。

艾尔艾尔弗僵硬了一会儿,终于渐渐放松,叹了一口气任由他去了。

晴人捉弄艾尔艾尔弗意外得手心情愉悦,满足地搂着怀里的人形抱枕进入梦乡。

 

第二天训练的时候……

Pino:咦?晴人你昨天又补充符文了吗?

晴人:没有啊。

Pino:可是你的符文补充过了哦。你昨天和谁接触过?

晴人:啊啊,只有艾尔艾尔弗吧……昨天我们一起睡来着……

(窃听一号机中的)小晶:我不要知道这么多!!!

评论(3)
热度(69)
2016-0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