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初

与其逃不出这生厌冷落分开命运
为何一往情深

© 蘭初

Powered by LOFTER

纯阳内销段子

写段子的时候处于上课睡不着神智不清的状态……为什么会写不知道写了什么不知道(……)有一丁点儿后续

李重楼是在枫华谷的山上捡到张澄的。
当时张澄在他眼前吧唧一声奄奄一息地栽在山坡上,……好像还狗急跳墙地镇了个山河。虽然剑气不同宗但好歹是同门,李重楼带着同门爱把死沉死沉的一只拽回了营地,人送到军医那儿时都要虚脱了。他搞不懂这货为什么这么沉,还是说自己这些天打狼牙太累了需要休息了?
他坐在一边揉着腰,心里嘀咕着。他回头一望发现捡回来的同门好像醒了,站起来想过去问问他刚才遇到什么敌人摔下来以及现在好了没。他走近了一拍他肩膀,“这位兄台……卧槽!”
张澄握着剑很无辜地看着一屁股坐倒在远处的李重楼:“对不起,本能地九转归一了……”
“这么对待救命恩人真的好吗!”李重楼有点恼火。
“对不住啊,下山的时候被教育江湖险恶要保持警惕性……”张澄腼腆地笑了笑,“然后气宗嘛你知道的……师兄告诉我说,有人靠近你你就九转归一!九转归一!九转归一!”说着还刷刷刷挽了几个剑花。
李重楼头有点疼。然后他决定大度地原谅他,抛下这个问题,道:“你刚才怎么摔下来了,遇到危险了吗?”
张澄回忆了一下:“不是,气力值没了而已……”
李重楼:“…………”
所以你到底是怎样在华山长这么大的啊少年……一路死过来的吗……
真想告诉周围的人我跟这个家伙不是同门!!!李重楼腹诽。

 等两个人好了个七七八八,就一起接了任务去杀狼牙。两个人猥琐地溜边儿杀了些落单的,李重楼终于忍不住了:“你只会拍两仪吗?!” 

“啥?哦,贫道还会四象。”

说着张澄展示一般地读了个四象。

“只不过我不喜欢读条……” 

“…………”

 杀着杀着落单的杀完了,两个人不得不小心翼翼一步一挪悄没声儿地单个揪住狼牙下手,还得小心他们的狼。

 李重楼觉得带着这个只会无限两仪的同门,心好累啊。

 这时候两个人已经走了很远了,狼牙的密度明显上升,经常打完了一个又来一个根本没有休息的时间。李重楼的预感很不好,很不好。

 然后张澄就引来了一堆狼牙…… 

李重楼自暴自弃地挣扎了一番最后还是躺下了,张澄比他躺得更早。

 两个人在战火纷飞的营地面面相觑,李重楼率先问道:“这位道长,你的镇山河呢?” 

张澄无语凝噎,反驳道:“贫道确实忘了镇山河,但是你为什么不给我一个裂苍穹!” 

“…………贫道剑宗没有裂苍穹…………”

 这么蠢的师弟,还是带回华山吧,不要再放出来了。李重楼一厢情愿地想。

评论
2013-1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