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初

与其逃不出这生厌冷落分开命运
为何一往情深

© 蘭初

Powered by LOFTER

水月吃醋记

【枫月】水月吃醋记

是同名视频 念破攻防—水月吃醋记(录音剪辑) - 哔哩哔哩 http://www.bilibili.tv/video/av961556/ 的衍生ヾ (o ° ω ° O ) ノ已经跟UP主菇凉取得了授权ORZ水月和二爷,萌萌哒!

挺久没有写过……这么长的东西了……完结了搬过来

(既然二爷说水月有里飞沙,我就姑且认为水月有里飞沙?)

这天的成都是难得的好天气,风轻水柔鸟鸣啾啾,连绵起伏的小山丘温顺得像是往生涧在圣女跟前打滚卖萌的猫咪。浩气盟的指挥水月骑了他那匹里飞沙,慢悠悠地往广都镇去。一路上除了几个被打得落荒而逃的盗宝贼连个人影都没,……等等,旁边的山坡上似乎是躺着一个人的,一身金灿灿的衣服,黄衣配绿草格外的显眼。

凭着长年做浩气盟指挥练就的出色目力,水月觉得那人看上去非常,非常的眼熟。

左右也没什么事做,索性调转了马头过去看看自己的猜测对不对。

走近了一看……果然没错。水月下了马,抬手虹气长空给在地上躺着闭目养神还非常没有形象地嘴里叼了根草的某人打了个招呼,扬了扬眉笑道:“早啊,二傻。”

躺着的人接下了暗器却依然没站起来,睁开眼睛看了他一眼,吐掉叼着的草懒洋洋地回应道:“早你麻痹,你缺心眼啊这都什么时辰了……”

“呵呵,都什么时辰了你还睡觉呢?还露宿野外?堂堂恶人谷指挥枫二傻因为露宿野外被偶然路过的浩气击杀,肯定能上大唐驿报头条。”

“我他妈没睡着!!!”

眼看着这人要跳脚,水月赶紧截住了话头问道:“你闲成这半死不活的样,怎么没去巡山?”

这一问好似正好问到了他的伤心处,语气都哀哀切切起来:“妈的,还不是修装备的钱不多了!想我堂堂一个指挥,连修装备和喂马的钱都要精打细算,水月你说说,是不是特别惨,我知道我们恶人谷穷山恶水的赶不上你们浩气盟,可是再穷不能穷指挥啊你说是不是,每次打仗我被集火多花多少钱修装备,我简直要嘤嘤嘤了啊我——”

“藏剑山庄的少爷穷成这样,你是不是独一份啊?”水月打量了一下他那一身藏剑山庄出品恨不得每一个线头都绣上土豪的套装,语气真诚地问。

“我是我山庄是山庄啊水月,自从进了恶人谷我就没回山庄了,难道你还回明教么水月——”接到了肯定的眼神之后枫二爷感到了命运的不公,“卧槽这是为什么啊你看看你们明教的衣服上面金饰一套比一套多啊卧槽,你们才是土豪吧,土豪快接济一下贫穷的我,”说着他看了一眼旁边草地上悠然自得的里飞沙,“你麻痹你还有里飞沙,打劫,把你身上所有金子交出来。”

水月闻言非常坦然地把双手举过头顶:“你来搜,搜出来金子就算你的。”

因为他根本没把钱放身上。明教破虏套哪儿有地方放钱袋啊,开玩笑。

枫二爷立马兴致勃勃蹦起来作势真要搜:“这可是你说的!我都拿走了哦!”

“哎哟卧槽先说好不能扯我衣服上的!……喂!也不能去我背包里拿!”

水月扑上去阻止把魔爪伸向他背包的某人,近身搏斗一番之后两人一起气喘吁吁地坐在草地上。枫二爷扯了扯水月的披风,开口道:“我说你到底肯不肯借我点钱修装备啊,嘤嘤嘤。”

“……少卖萌。”水月一巴掌拍开了他的爪子,“你要是真一点钱没有还有心思跟我闹,你肯定还有钱,别装了,好像你个煞笔有演戏天赋似的。”

“卧槽这你都知道!“

“你以为谁都像你那么煞笔。”……再说了他为什么要借钱给恶人谷指挥修装备啊混蛋,支持他多去杀两个浩气吗?!

两个人站起来拍拍衣服上的草屑灰尘,水月牵了里飞沙,寻思着做一回好人带这二傻感受一下里飞沙的速度,就听见某人又说话了:“水月啊我现在身上确实是没钱马也没喂跑不快你行行好把我捎到广都镇呗我之前叫顽童给我寄了钱还没去取——”

卧槽!他刚才说了啥!有人给他送钱?!

“卧槽你行啊二傻!!!都没人给我送钱!!!”水月感到了莫名的愤怒。

“怎么了,你又不差钱……哎哎别走啊说好的捎我到广都镇呢!”枫二爷上去一把拽住了牵着马缰要走的水月。

“谁借你钱找谁去!”水月再次拍开了他的爪子,扯着马缰就要翻身上马。

枫二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到水月身上打断了他的读条,牢牢地把他固定住:“我说你怎么回事儿呀刚才不还好好的吗!”说着说着忽然福至心灵,“……你是不是吃醋了?”

感觉到身后的人整个巴在他身上,手臂还环在自己裸露的腰腹处,水月感觉更烦了,怒道:“吃个屁的醋!……我没吃醋。”

没想到身后的人仿佛连并不存在的尾巴都要摇起来了,带着笑问道:“你吃醋了?是不是吃醋了!我知道你肯定是吃醋了对不对!我说的对不对!别不承认啊浩气盟的指挥大人?嗯?”

“少做梦行不行啊二傻这大白天的!”水月运了内劲挣脱开束缚,上了马扔下一句话,“你他妈就自个儿去广都镇吧拜拜不送!”

枫二爷笑眯眯地看着远处全力加速的里飞沙扬起的一片尘土,确认自己刚才瞄见的发红的耳朵尖儿不是幻觉,心情感到了十二万分的愉♂悦。


“恶人指挥调度精锐往南屏山去了”

水月得了线人的密报,带了一个团急忙去拦截恶人谷的偷袭。一番交锋之后恶人险胜,双方各自撤退休整。临走之前那个二傻还冲着自己轻佻地吹了声口哨——得意的劲头好像他赢了大攻防似的!不知道是不是上次的事情之后自己疑心病变重,总觉得最近的二傻调戏自己的次数变多了……不过那家伙一直有点神经病,猜测他的想法什么的只是徒劳,水月的心情不由得有些糟糕。

回到浩气盟,水月像往常一样开始阅读浩气盟在恶人谷的线人的详细报告。所谓详细,就是忠实地把每句话都记录下来……

枫二爷出了名的(废)话多,水月只能耐着性子把他那一句句唠叨看完。他鼓舞士气的方式向来不走寻常路,水月翻了翻报告发现这次又变了:“听我的,不要怕,浩气盟算个啥!生死看淡!不服就干!不就是修装备钱!我让顽童给你们报销!打完了回来你们就去找顽童就说二爷让他报销——当然他是不会给你们报销的。废话少说听我唱一首浩气盟战歌却邪!唱完咱们就走!”

恶人谷果然都不是正常人啊,这样就被鼓舞了吗?

想着些乱七八糟的,水月却忍不住数了数枫二爷的废话里面顽童这个人出现的次数……有点过于多了吧?关于这个人水月不是很了解,不过看这架势,结合上次的事情,看来他跟二傻关系相当不错。

水月觉得有点不开心,然后又因为这点不开心感到特别心烦,报告没看完就放下了。

浩气盟月色正好,水月独自在庭院里伫立一会儿,感觉心头烦恼消减了一些。想到恶人谷狰狞的景色,一边加深了对浩气盟的热爱,一边又替那人感到惋惜——怎么又想到他那儿去了。不过要是换了是那家伙,肯定不会有这些烦恼——他那人平日没心没肺的,实在看起来不像是个会发愁的。

他干的让人误会的事,为什么反倒是自己烦心呢?!天理何在。

不过眼下这个时候……倒是很想他能出现在眼前,一如既往地互相鄙视一番作为招呼……心情就会好起来吧。

胡思乱想了一阵,却也没了下文。

 

过了两天水月独自路过昆仑,远远地看见一个红名。他不想多纠缠,正要回避一下,那个红名倒先扯着嗓子喊起来了:“水月是我!”

怎么到哪都碰见这货。打个招呼也无妨,水月勒了马等他追上来。

策马狂奔了一段,枫二爷气喘的有些不匀了,脸上倒是笑眯眯的:“别来无恙啊。上次打的不错。”

水月提醒他:“昆仑可不是个合适的交流指挥艺术的地方。”顿了顿,又问道:“来昆仑这是巡山?穷苦如你也有修装备钱了啊,顽童资助的?”

“你倒是记住这茬了……你还说你不吃醋……哎呀别闹!”二爷看了看水月亮出来的弯刀反射的寒光识相地闭了嘴。

不过他闭嘴也没闭几秒,立刻换了个话题道:“你看我在昆仑巡山,见到你这个红名都不杀,啧啧,你是不是该谢我?”

水月淡定地把双刀挽了个刀花:“你要来试试我的无名魂锁吗?”

“改天主城咱们切磋。”枫二爷义正言辞。

水月哼了一声,调转马头要走。想了想又不高兴地回了他一句:“指挥做成你这么穷也就算了,还公然跟大部队哭穷,丢不丢脸啊你。”

对于水月知道他说过些什么枫二爷倒是不惊讶,007什么的哪边没有一堆,他比较介意的在别处,立刻叫起屈来:“哎哟我穷还不能说了?不说岂不是更没人资助了!我一个指挥我容易吗!”

“……你不是有顽童资助吗,好搭档,挂嘴边,还用得着别人?”水月说完了也不再理会,径自走人了。

二爷呆立在原地,自言自语嘟哝道:“这可怎么哄,惨了,唉,惨了惨了,女朋友是真的吃醋了……”


没过几天,浩气盟和恶人谷又是一场惯例的硬碰硬的恶战。双方几番交锋互有胜负,没把对方怎么样却消耗过大人困马乏疲惫不堪了。双方眼神交流了一下,约定明日再战,各自收了队伍回去补充给养了。

两支部队很快又在茶馆相遇了。

倒不会大打出手——双方人数相当,都讨不到什么好去——这也不是第一次了。大家一般会和谐友爱地坐下来该干啥干啥,顺便互相放放嘴炮作为消遣——打仗落了下风的可以趁机找补回来,占上风的也可以显摆显摆。

基本上双方安顿下来之后自然有两边的前锋大将什么的担当起贬低嘲讽敌人的重任,从指挥战术一直喷到老王老谢,一般来说这种小事还不用劳动总指挥。不过今天的恶人十分反常,似乎一点没有要打口水仗的意思,浩气方面也觉得没劲起来,于是气氛十分沉闷。

讲话的人少,枫二爷那嗓门偏大的废话连篇就从局部扩散吸引到了范围更大的注意力,很快就连一部分浩气也开始专心听他在说些啥了。

水月本来正专心研究地图,没注意到今天的异常。但是很快一阵骚动就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他不得不去过问一下。

“扯他娘的淡!”浩气前锋之一夜风气冲冲地冲着恶人方向吼道,周围的同僚努力地安抚他劝他别激动。

“怎么了这是?以前也没这样啊。”水月皱着眉头问道。

“因为我说,”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来,原来枫二爷这时候已经走到这边来了,正抱着臂笑眯眯地看着被拦住的夜风,“我说,夜风肯定是喜欢水月,不然他为什么总骂我?因为我抢了水月夜风不开心。”

“我靠——”夜风又激动了起来似乎想挽了袖子来揍枫二爷,幸好被拦住了。

“哦。”水月听了这话倒没什么反应,斜了他一眼,提高了声音说道,“夜风淡定,二傻他情缘是顽童啊,信口开河逗你罢了。现在大家还不知道,不过关系都到了各种送钱的地步了我觉得也就是早晚的事——二傻记得给我送张喜帖啊,我带上几个浩气的兄弟蹭杯喜酒喝。不打不相识,认识这么多年好歹相交一场,不叫上我说不过去啊。“

他顿了顿,意犹未尽似的接着说:“二傻你就不用狡辩了,今天这么多人在这儿听着呢——”

话没说完却被枫二爷打断了。

“我喜欢的是你水月,”枫二爷当着两个阵营的观众说出了一句使所有人纷纷捡起了下巴的表白,边说边玉泉鱼跃试图到水月身边去,又重复了一遍:“我喜欢的是你。”

水月突然就恍惚了,事情怎么会这样的?上一刻自己还怀着莫名其妙的赌气心理编排二傻来着,为什么会突然这么措手不及?

……完全就是,经脉受损无法运功的感觉啊。

看着那个熟悉的红名直奔着自己过来,水月本能反应地……暗尘弥散了。

徒留枫二爷尴尬地万绿丛中一点红。

集体沉默了一会儿之后,浩气有胆大的说:“指挥这是……害羞了吗……”

有憋不住的已经开始笑了起来,不一会儿绝大多数人就前仰后合了。

“其实回想一下……之前那段话……醋味好重啊。”

“而且声音低沉十分不开心。”

两边很快进入状态分析起了八卦。

被遗忘在浩气堆里的枫二爷无奈地打了个招呼准备走,迈出步子的时候却听到身后一句恼怒的声音:“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解除了隐身状态的水月赏了他一记驱夜断愁,干脆利落地一套连击把枫二爷送回了营地。

就不能给这家伙好脸色看!水月深深地觉得。

 

隔天战场上,两人各领着一队人马狭路相逢了。

枫二爷见到是水月带的队,立刻冲上前去喊道:“水月你什么时候嫁到我恶人谷!”

水月听了,恶狠狠地双刀一翻,准备给他来上一记净世破魔击。

 

至于从此以后枫二爷的冲锋指示喊话变成了“艹死那只水月酱,来生还日浩气盟“这种事……那就是后话了。

END.


评论
热度(46)
2014-03-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