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初

与其逃不出这生厌冷落分开命运
为何一往情深

© 蘭初

Powered by LOFTER

【秦晏/秦岳】不怕事的九洲东华区杠把子

标题是随便玩梗瞎起的咳咳咳……题文无(特别大的)关

都市异能paro(比如文豪野犬那样的),随便瞎写的段子,我真的不是黑我是真心萌标题的cp!

cp待定,以后可能还有别的

 

张衍到秦墨白家的时候风尘仆仆的,打完架连套衣服也没来得及换,好在秦墨白估计也不在意这些。给他开门的是岳轩霄,张衍礼貌地打了声招呼:“岳老师晚上好。”岳轩霄点了点头接了他手上的东西然后说:“进来先坐,我给你切点水果。”张衍赶紧说:“不用那么麻烦……”岳轩霄已经往厨房走了:“不麻烦,昨天怀英送了好多过来,我和你秦老师也吃不完……”

秦墨白在客厅坐着,正在擦一个花瓶,看张衍进来就放下花瓶叫他坐下,问他:“事情都办好了?”张衍回答道:“都处理好了,晏……老师输了以后就签了合同,”说着张衍把手里的文件夹递给秦墨白,“吕钧阳我带回来了,找了个宾馆先住着。”这时候岳轩霄端着一盆水果切片过来了,一问一答都听得清楚,哼了一声把玻璃盆重重往茶几上一放,在秦墨白身边坐下之后就板着脸开始吃水果。秦墨白神色不变,泰然自若地招呼张衍吃水果,反而是张衍尴尬了起来。

张衍食不知味地嚼着一片西瓜,琢磨是不是应该告辞了,要按他本意绝不想到秦墨白家里交差,无奈秦墨白交代他不管多晚拿到合同就要送过来。他和岳轩霄对着吃了半天水果感觉实在是呆不下去了,咳嗽一声对还在看合同的秦墨白说:“秦老师您看要是没什么问题我就先回去……”

秦墨白也差不多看完了,把合同收好,欣慰地对张衍说:“这件事你做得很好,具体细节等溟沧开会再详谈,”说着他瞄了一眼依然没什么表情的岳轩霄然后对张衍道,“你回去告诉至德至言云天冲玄,还有吕钧阳,周末来这儿大家一起吃个饭,熟悉一下。”

岳轩霄冷笑了一声,放下水果站起来走了,秦墨白看上去还是非常淡定,也不管他,依然跟张衍说话:“挺晚了不留你,回去路上开车小心。”张衍连声答应,出了秦墨白家总算松了一口气。想到周末还要过来他心里抖了两抖,怀着幸灾乐祸的心情掏出手机开始给孟至德孙至言齐云天宁冲玄发短信。

 

周末的时候张衍一大早先去接了初来乍到不认路的吕钧阳,然后就往秦墨白家去,毫不意外没看到岳轩霄。秦墨白让张衍招待吕钧阳,自己进厨房做菜,留张衍和吕钧阳在客厅相顾无言。张衍也很无奈,吕钧阳这么个寡言少语的,加上前几天他还把吕钧阳的老师揍了,实在不知道能跟他说点什么。幸好在他喝空第二壶茶之前门铃响了,来的是孟至德和齐云天。孟至德收拾收拾进厨房帮秦墨白做菜,张衍如释重负把吕钧阳交给了齐云天。没过一会儿秦玉和沈柏霜也来了,秦玉一进门就直奔吕钧阳嘘寒问暖,又问了好多晏长生近况,吕钧阳一一答了,并表示他们师徒在中柱区过得挺好的。秦玉哼了一声,道:“中柱区乡下地方,怎么比得上东华区,钧阳你回来溟沧才有前途,我以前给大师兄的东西也不知有用没有?等有时间……”沈柏霜连连咳嗽,小声说:“师姐啊……”秦玉就一脸不高兴地住了嘴,转而和齐云天拉起了家常。

一桌菜快要上齐的时候秦墨白从厨房里出来看了看,问道:“至言和冲玄怎么还没到?”齐云天回答说:“早上出门的时候宁师弟说他们也准备出发了,想来是路上有事耽搁了,刚才我打电话宁师弟也不接。”秦墨白眉头一皱正要说什么,门铃就响了。张衍赶紧去开了门,只见到宁冲玄一个,疑惑问道:“孙老师呢?”宁冲玄进来给秦墨白沈柏霜秦玉问了好,才有点尴尬地说:“我和老师过来路上不知道玉霄在搞交通管制禁飞,老师现在正和玉霄打架呢让我先过来……”

“这样啊。”秦墨白点了点头,“他要是输了今天没他饭吃。”

TBC.

评论(6)
热度(11)
2017-05-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