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初

与其逃不出这生厌冷落分开命运
为何一往情深

© 蘭初

Powered by LOFTER

【秦晏/秦岳/本节齐吕宁张乱炖】不怕事的九洲东华区杠把子(2)

01

 

齐中心cp自由心证……反正我是都吃的(走开

 

没过太久,门铃又响了,张衍和齐云天互相看了一眼,心照不宣都没去开门。秦墨白听到声音,跟孟至德一起从厨房里出来去开了门。门口孙至言看见来开门的是秦墨白和孟至德,赶紧把头一低,乖巧道:“老师我知错了!”秦墨白神色如常:“你错在哪里?”孙至言自信满满地回答道:“就算打架,也不能迟到,要速战速决。”秦墨白点头,然后问:“还有呢?”孙至言想了一想,大声道:“打架可以输,玉霄必须死!”秦墨白接着问道:“那你输了没有?”孙至言得意洋洋:“当然没有。”秦墨白嗯了一声,挺满意的样子:“进来吃饭,就等你一个了。”

待到众人落座,张衍看了眼桌上各色海鲜心想,今年龙渊渔场的收成不错。秦墨白笑眯眯地招呼大家随便吃,话音未落秦玉已经飞快地把桌上几盘鱼里面的所有鱼籽都夹到了吕钧阳碗里。吕钧阳微觉尴尬,小声推辞,秦玉却大声道:“虽然溟沧和大师兄之间有些误会,却和你没什么关系,都是自己人不用多客气什么!我听大师兄说过钧阳师侄你爱吃什么东西,只管吃就是了。”

吕钧阳道:“我也吃不了这么多。比起我,还是老师更爱吃这些东西,秦老师下次不妨给老师送一些。”秦墨白看了看秦玉,对吕钧阳微笑道:“今天做的菜不止桌上这些,确实不用多客气。”顿了顿之后他又对齐云天说:“钧阳师侄初来乍到,不巧最近没有住处可以安排,不如就暂时住在云天那里吧。”

然而溟沧家大业大,何至于连个住处都安排不出来,张衍暗自腹诽,光他知道就有好几处。齐云天跟吕钧阳是初次见面谈不上有多熟悉,一时还在沉吟没有答话。宁冲玄反应却快,立刻对秦墨白道:“吕师兄不熟悉日常事务,齐师兄平时一向忙不如我清闲,倒不如住到我和老师这里,还方便些。”宁冲玄看今天这意思摆明了要撮合齐云天和吕钧阳,心里便有些不高兴,照他看与齐云天亲厚的同辈只有自己和张衍,现在要塞个人进来他心里很不情愿。张衍听了宁冲玄的话明白了他的想法,不过他深深懂得这件事秦墨白早就计划好了,反对是没用的,宁冲玄可能也只是表达态度而已。事已至此他也对秦墨白说道:“宁师兄说的是,齐师兄和孟老师都忙得很。其实住我这里也是方便的。”

孙至言刚吃了一筷子鱼,没太明白自己徒弟为什么要请吕钧阳到家里住,想了一想觉得这可能跟自己徒弟当初看好张衍一般,和吕钧阳投缘。孙至言一向对传说中的晏师伯很有好感,对他徒弟自然也没什么意见,当即给宁冲玄帮腔道:“冲玄说的不错,我和冲玄这里是很方便的。”

众人各怀心事,却只有秦玉没领会秦墨白的意思。她一向不管溟沧日常事务,当真以为吕钧阳暂时没地方住。秦玉看到吕钧阳如此受欢迎心中大感欣慰,她阻止了刚想说话的孟至德,开口道:“钧阳师侄之前一直住中柱区,确实对我溟沧大小事情不怎么了解,有个人照应也是好的,我看这里就云天最稳重周到,钧阳师侄你不如就去云天那里住一段时间吧。”

既然秦玉都这么说了,吕钧阳也只能说:“就听秦老师的安排。”

一顿饭吃完,众人又谈了些东华区最近的琐事,就依次从秦墨白家告辞。秦玉搭沈柏霜的车一起走,出门后沈柏霜忍着笑说道:“师姐你奇怪得很,来之前你说要和秦师兄对着干,结果后来帮他说话。”秦玉一愣:“你是说……”沈柏霜道:“不然师姐以为冲玄和张衍为何要那样说?”

秦玉思索一番才明白过来,想说点什么又不知从何说起,最后叹了口气道:“我是一向不懂他想法的,但这样强行安排,不怕相处不来么?”沈柏霜却不是很在意的样子:“也没什么处不来,只要打得过,总还是和睦的。”秦玉一时语塞,半晌才道:“云天是最像秦墨白的,我却有点担心重蹈当年覆辙……”沈柏霜宽慰她道:“师姐想太多了,我看啊,这是秦师兄有心弥补当年的事。往好处想,师姐以后不是有机会见到晏师兄了么?”秦玉仍是心事重重:“我们轻易不能离开溟沧的,大师兄他也不可能过来,就算当年的事情暂时揭过,又哪有机会见大师兄?”

那可未必,沈柏霜暗自想道,少清的岳掌门不是前两天回去少清了么。他安抚秦玉说:“师姐就先耐心等一阵吧,机会嘛,肯定是有的。”

TBC.

本来想发菠菜,电脑登陆不上手机嫌麻烦,就算了,以后有机会完结了再一起发(x

评论(2)
热度(13)
2017-05-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