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初

与其逃不出这生厌冷落分开命运
为何一往情深

© 蘭初

Powered by LOFTER

聊斋•银座高岭之花(性转微文言)

其实这个是恶搞梗。2012.6.21

有草生,名薙,字俊平,偶宿银座山下逆旅。此山曾为银矿,又形似宝座,故名。至夜,忽有白衣和服丽人,掌灯推门而入,携咖啡两杯,相与促膝谈物理至天明。美人欲去,生问其名姓,对曰:“妾本东瀛白山茶,机缘偶至此银座高岭之上,姓汤川,小字学。君既厚爱,自去寻妾可也。”
 草生遂结庐于银座高岭之上。岭上白山茶众多,生每问:“此株是卿否?”汤川佯怒不语。虽然,入夜则至,未尝失约也。生挑灯夜读,则相伴左右,好学而聪敏,久之熟读四书五经,善属文,生以为远出己上。明年秋,乡试在即,生赴县城赶考,临别,汤川泣曰:“此去山高路远,勿忘妾日夜候君!”
及试,高中举人。是日午寐,梦汤川愀然而泣,银座山血流成河。生怪之,不知所以。寻任县尉,急归银座山,唯见高岭草木凋零,前日暴雨故也。生始悟旧梦,大恸,然白山茶凋损者众,竟不知何株是汤川也。生垂泪涕泣,集些许残骸,赴任而去。
自此夜夜无梦,灯下亦无佳人。生每睹繁花,便忆故人,终日悒郁,形衰貌减。越明年,友过生处,馈东瀛白山茶一株。生大喜,以所集残骸培之。入夜,果有白衣美人姗姗而至,细观之,形貌甚似汤川。问其识汤川否,美人云:“原是本家。”遂以兄妹相称,问其芳名,福山雅子是也。

番外一 夏夜
“所以,你的意思是说……如果到了冬天,你就会冬眠?而且白天阳光太强烈的时候也无法出现?”草薙皱了皱眉毛,问道。
“基本上是这样。”汤川托着下巴,若有所思,“我已经发现花期长短与我的活动天数有着密切的关系,但必须把降雨量、太阳辐射量还有其他一些变量考虑进去,可惜我没有一个对照组进行研究不然我应该可以更精确地推算出——”
“停!”草薙惊恐地制止了汤川的长篇大论,“你说这些我不懂!”
“你当然不需要懂这些。”汤川歪过头去,“只是我已经不知道何时生,更不知道何时死,也许明天就死,也许永远也不会死……才更需要知道怎样活……”
两人依偎在一起说着话,直到夜深。草薙拽着汤川的衣袖趴在桌子上睡着了,醒来时手里还留着一团已经枯萎的白花瓣。
只要这一刻还在一起,下一刻还在一起。明天是不必去想的事情。

【我知道我写的早就不是古风了……】
番外二 求婚
草薙最近很烦恼。
他不知道怎么向汤川求婚。
求婚是一定要送花的,可是汤川对别的花都很不以为然。他也不能送山茶花——万一折下来的是汤川怎么办!
他忧愁地坐在门口,随便采了一朵花,一边撕花瓣一边在心里说:“求婚,不求婚,求婚,不求婚……”
忽然……“你手里的小可怜求你饶命呢。”
草薙吓得丢掉了手里的东西:“汤川!”他心虚地转移话题:“你说的是真的?”
汤川说:“我编的。”
随即汤川眯起眼睛,探究地看着草薙:“你最近心不在焉的。”说着凑近他道:“不如告诉我吧?”
草薙有种汤川早就知道的错觉……把心一横,握了握拳,开口说:“汤川,嫁给我吧?”
汤川叹了一口气。
“我们没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我来想办法。总能糊弄过去的。”
“我们很可能没法白天成亲。”
“我来想办法。一定可以晚上成亲的。”
“就算成了亲,'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我来想办法……等等,这个我没法想办法……”
“其实我答应了。”
“……哎?”
“等你娶我呀。”(完)

这篇有喵咪咪老师的配图!

评论
热度(13)
2013-08-15